百书库->[恋与制作人]先生不说想我全集TXT下载->[恋与制作人]先生不说想我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章()

    李泽言挑了挑眉,还是那张冰块一样的扑克脸,只是轻微颔首,示意我继续。

    我把校服外套仍在地上,弯下身脱去裙子,蹬掉制服鞋,ch11u0lU0的站在他面前。

    终于,我在他脸上看见了一丝不自在的颜sE,他轻咳了一声,向我招招手,手背向上手心向下,像是在逗弄路边流浪的小猫小狗。

    一GU羞耻感涌上我的心头,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乖乖的走过去,跪在他脚边,把头枕到他的膝盖上,西K的面料冰凉,我贪婪的把脸放在上面摩挲。

    他的手抬起,温柔的抚m0着我的脑袋,随之那双大手顺着我的发丝滑落,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抬头看向他。

    我是在夸赞中长大的,平时更是b谁都明白怎么利用自己的美,然而这一刻,我突然对我的相貌不自信了起来。但很快这份疑虑就打消了,我望着他,看着他脸上一丝不易发觉的cHa0红,看着他的冷静的眼睛慢慢爬满yUwaNg。

    我赌对了。

    是的,我是在赌,赌他对我也有好感,赌他看见我的第一眼也是怦然心动的那样。

    于是我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

    我娴熟的扯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掰开他的手,低下头,拉下了他西K的拉链。

    被黑sE布料包裹着,巨物就那样乖顺的垂在他的胯间,我伸出舌头,轻轻的T1aN了上去。

    他的呼x1一下子变得沉重,这无疑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张嘴hAnzHU了李泽言还是沉睡状态的ROuBanG,动作不算娴熟的T1aN舐着他的gUit0u,我感受到ROuBanG在自己的口腔内苏醒,男XyAn刚的麝香味传进鼻子里,棉质的内K顿时被我的口水浸得Sh濡,那东西的形状变得更加明显。李泽言稍稍推开我的头,大手来到跨间,把那东西从内K的束缚中释放出来。一直藏在内K里的粗壮yaNju终于现了“真身”,紫黑sE的ROuBanG已然半B0,胀红的gUit0u因为刚才的T1aN弄变得Sh亮,柱身上面有不少凸起的青筋,又长又粗,看上去异常雄伟。下面两个囊袋又大又饱满。

    空气中弥漫着麝香的味道,像是迷药一样。我重新把头埋于他的跨间,把ROuBanG的柱头含入口中。我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想必一定是极为痴迷的,从gUit0u到r0U根,都被我仔仔细细地x1T1aN过,最后把睾丸也含进嘴里x1了x1,  李泽言的呼x1声更为沉重起来。仿佛从喉咙深处发出声音,深沉沙哑,饱含着无限的q1NgyU。他的五指弯曲,深深的cHa入我的发间。

    我顺着那笔直的r0Uj,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T1aN舐。每次舌尖划过根部都会在鼓囊的囊袋上留恋,留下Sh痕;经过柱头时又会有节律寸寸吮x1,细腻的T1aN弄他马眼上的nEnGr0U。  ROuBanG已经全然B0起,又粗又大,滚烫坚y。我一时居然无法完全含下他的柱头,只能更卖力的T1aN弄男根上的敏感之处。

    “好吃吗?”大提琴一样的声音像是蛊惑。

    “好吃。。。嗯。。。”我已然情动,剧烈的喘息着,用脸颊去摩挲李泽言粗壮的yaNju,身T里像是被人点起了一把火,热烈的几yu把自身燃烧殆尽,我抱着他的大腿,贪婪的把rUfanG在他之上摩擦。

    他抚m0着我的唇瓣,把gUit0u凹陷处流出的YeT沾上我的唇,我被唇边滚烫的yaNju激的浑身一战,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嗯。。。”

    突然,他一个挺身,柱头塞进了我微张的口中。我顺从的把嘴张大,接纳着ROuBanG的继续深入。

    我竭力的张大着嘴,小心翼翼的收着牙齿,但是李泽言的yaNju实在太大了,我清晰的感受到唇角因为过度拉伸而产生的刺痛。但快感大大的淹没了这种细小的痛楚,我浑身都在轻轻的颤抖着,买力的吞吐着,那把火愈燃愈烈,我感觉x口的rT0uy的像两粒小石子,下身也全部Sh透。

    他冰凉的手指划过我的眼角和脸颊,我才恍然发现,不知何时,我居然留下来一GU生理X的泪水。但我无暇顾及那么多,那根滚烫的ROuBanG还在持续深入,直到抵着我窄小的喉头。马眼处有粘Ye流出,和yaNju一样滚烫,仿佛要把我灼伤,那GU热流缓缓的顺着食道流入身T深处,烫的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放松。”

    我抬眼看他,想到了杂志封面上他那张不苟言笑的照片,现在整张脸上是爬满yUwaNg,微微仰着头喘息着,一幅极力克制的模样。

    他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

    我满足的想着,只觉得,怎样都是值得的。

    李泽言收腰把ROuBanGcH0U出一半,又快速的cHa进去,c起我的嘴来。终究他还是顾及着我的感受,cHa入是总是留着一截,但也次次c到极具弹X的喉r0U。

    我如同一滩烂泥似的,腰腹无力的牵伸,双手不自觉地抓住他西装下摆拽紧,仿佛是在洪流中抱着救命的浮木。全身的感觉都积聚那粗大的yjIng上,那ROuBanG贴着我柔nEnG的内壁来回ch0UcHaa,磨的我嘴里火辣辣的疼。但我在这之余仍不忘卖力讨好他,垫在ROuBanG之下的软舌微微翘起,抵着ROuBanG的根部与柱身T1aN弄。

    “想吃吗?”他语调上扬。

    “恩。。。”我口腔填满ROuBanG,说不出话来,只能从鼻腔里哼出回应。我只能是x1的更快,用动作去暗示他。

    李泽言大开大合的十几下重重的撞击,然后ROuBanG徒然一抖,被喉咙抵住的马眼开始张大。滚烫的YeT击打在内壁上,然后顺着食道流入腹中。猩甜的味道在我口腔里回荡,我抹掉唇边残留的白Ye,抬起头,说出来我这辈子说出最大胆的话。

    “C我。”

    我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响起,沙哑异常。

    他没有说话,只是弯下身把我抱起,让我坐在他膝盖上,我九十来斤的重量在他双臂间竟是那样的轻盈,像是抱一个洋娃娃那样。

    夜幕初降,我看着落地窗上映着的我们,他衣冠楚楚,连领带都打得整整齐齐,而我赤身lu0T,一丝不挂。

    “在看什么?”他问。

    “看您。”我现在b他高出一点,换我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他可真好看啊,我心神DaNYAn。对准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的唇像他的人一样冰凉,我伸出舌尖,急切的想让它带上温度,于是吻得急躁而不带章法,我听见他喉头里传来一声笑意,像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果然,任我如何在他唇上撒野,他紧闭的牙冠就是不为所动,我只好败下阵来,yu求不满的瞪圆了眼睛。

    他笑了,那眼里的戏谑分外明显,像是在逗弄路边的小猫一样。

    然而下一秒,他突然扣住我的后脑,吻住我。

    和我那个横冲直撞的吻不一样,他卷住我的舌头,细细x1ShUn着,像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掠夺。我感觉我似乎置身于一片惊风骇浪,驾驶着一叶孤舟在之中飘荡,迷路一般找不到方向。属于他的气息在我的口腔中流连忘返,像是慢X的毒药,让人一点一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温柔又霸道地卷走了我x腔里的最后一丝空气,我只觉得眼前浮起斑斓的光,又瞬的消失,只余下刺目的白光。

    在我感觉自己要窒息的时候,他主动结束了这个吻。我们恋恋不舍的分离开来,转眼又急不可耐的贴到一起。李泽言的指尖贴在我后背的皮肤上,那点凉意随着他的反复摩挲,一次又一次撩拨着我空虚的身T。

    我再也无法忍耐,掰开自己的大腿,对准他的ROuBanG,放在饥渴的xia0x口摩擦,触电一般的快感让我忍不住身影出声,我把那yaNju对准我微张的r0U缝,包裹住它的顶部,小心的往下坐。

    “啊。。。好大。。。”我本来想慢慢往下,但是被cHa到前端之后里面便痒得钻心,水一阵阵往下淋,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撑住身T的手本来想换个姿势,结果一滑,整个人狠狠地跌坐到了ROuBanG上面。“啊啊啊啊啊!”我被cHa得眼睛上翻,全身cH0U搐,R0uXuE里面爽得痉挛,水Ye喷cHa0一般涌出,我低头,看见相连的地方有丝丝红sE。

    “你。。。先别动。。。啊啊。。。cHa得太进了。。。”我初尝人事,说不怕是嘴y,我抱住李泽言,忍着不适对他撒着娇。

    他额上冒出了汗珠,“慢慢来,别伤着。”

    我慢慢的往上起身,ROuBanG顶弄着x中的软r0U,这强大的刺激使我浑身瘫软,cH0U离没多少,又狠狠的跌坐了回去。

    我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眼泪在眼里打转,我努力不让它们掉下来,李泽言凶狠的吻住我,像是再也忍耐不住了一样,用力向上ch0UcHaa起来。

    “嗯。。。哈啊。。。轻点。。。”我浑身痉挛,这样的za姿势可以轻松的顶到我的子g0ng口,每一下撞击,我都能感受到他的两颗囊袋拍打在自己的T0NgbU上。

    “难受就哭出来。”他温柔的安慰我,可说罢并没有减慢ch0UcHaa的速度,反而好像更加快了几分,敏感的内壁被撑开,狭窄的花道也被滚烫的yaNju填得不留一丝余隙。我被进出的频率折磨得不停低喘,xia0x被撞出噗滋噗滋的水声。李泽言r0u弄着我的xUeRu,拉起顶端的红豆又捏又掐,软弹的nenGrU被玩得颤晃不已一阵无法言说的快感袭满了我全身。

    “嗯啊。。。啊啊。。。李泽言。。。我。。。我要被你cHa坏了。。。”眼泪大滴大滴从脸颊滑落,被李泽言一一吻去,他满足的喘息着,像标记自己的猎物一样,在我脖子上留下来一连串属于他的痕迹。我仰长脖子,像一只濒Si的天鹅,摇着rUfanG和腰肢缓解着这要命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脆弱的x心在坚ygUit0u的攻势下早已溃不成军,那圈可怜的软r0U磨得又红又肿,我哭着求饶了一遍又一遍,在我感觉快要被他做Si的时候,他终于泄出身来,我不知ga0cHa0了几回,早已神志模糊,抓着他西装的前襟,无力的依靠在他的脖颈处,快连喘息声都发不出来。

    他把我抱起,疲软的ROuBanG从我红肿的x口滑出,离开时发出“啵”的一声,连带着他S出的白浊和我的ysHUi,打Sh了他的西装K,他把我重新抱到他的右腿上,拿起那件我还给他的西装,又一次披到我身上。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