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爱上不上全集TXT下载->爱上不上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0005遇见

    许姜这个人,平常懒懒散散不动脑子,一到紧急时候她b谁都头脑清醒。

    她先捡了些少烟的木材和g草,钻木取火。把衣服都拿树枝撑到洞口,既挡风也挡光,多少挡住里面的火光。

    扒开衣服勉强看自己的后肩,只是蹭破了点皮,撞得黑紫,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待在火堆旁她又问小白附近还有没有其他的山洞,计划一下路线,她怕那群人追来,必须更换休息地点。

    自己个战五渣打不过还躲不过了吗。

    她转身,撬开还没醒的凌玉的嘴角,y灌上了几口水。

    没得吃再不喝不行啊。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洞壁,想起了自己临走前还在酣战的奴仆二人。听说两人是师兄弟,武艺高强,在自己家也呆了有些年头了。

    虽说许姜没有原主与他们那般感情深厚,但好歹是自己人,自己罩着。

    许姜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凌玉的睫毛颤了颤,她没看见,带着师兄弟俩背靠背作战的身影会周公去了。

    她太累了。

    ————

    第二日早。

    许姜醒来,见凌玉依旧是未睁眼,继续任劳任怨的给他穿晾好的衣服,灌水。

    “咕咕……”

    许姜m0着肚子。

    饿了。

    树林。

    许姜蹲半晌蹲的腿都麻了,还没有一只活物出现

    突然地上出现一暗影,越来越大。

    许姜抬头眯着眼看天。

    就这一会儿功夫,那物已是盘旋而下,许姜还没反应过来它便已抓起一只兔子,准备再次飞远。

    许姜看清楚了,是一只近一米长的雕。

    屏气凝神,眼睁睁看那物飞上天际。

    求不被发现。

    谁料它在许姜上空把野兔扔下,直冲许姜。

    我靠我靠被发现了!

    这怎么Ga0?!

    许姜抬腿就跑。可她怎么跑得过。

    那雕双爪灵活,抓住在半空中坠落的野兔尸T又往她前面扔。

    许姜立马掉头,那雕又抓起尸T朝许姜那边扔。

    如此几次,许姜终于跑不动了,撑着膝盖大喘气。

    那雕就立在她不到一米的地方。

    一人一雕之间还有一只血淋淋的物T。

    “老弟,你……呼……呼你怎么回事?”许姜掀起眼皮看Si状惨烈的可怜兔子,眼角不经意一瞥,看到了雕的一只腿上绑了个溅了血白sE纸条。

    她伸手要去拿,结果那雕兄一扭脖子吓得她一抖。

    她仔细观察,看雕兄没有要躲闪的意思,人家只是在警备四周。

    她又伸出手去。

    试图C作。

    结果雕兄翅膀一开一起飞,糊她一脸毛。

    试图C作失败。

    缩回手的时候,啪的一下一个红通通的东西摔她手背上,溅她一脸温热的YeT。

    许姜看看再次优雅降落一米之内的雕哥,又低头看看手上的兔子。

    那兔子从她抖着的手背上滑下,吧嗒一声落了地,一只眼珠子咕噜咕噜滚到她脚边。

    许姜觉得一瞬间自己窒息了。

    我!C!

    ——J飞狗跳线——

    雕哥眼睁睁看着许姜含泪清洗完两只兔子的内脏,不解地歪头。

    它脚上的纸条已经被许姜解了下来:

    帝与妹意外落崖,今仍未得音讯,恐晚回药庄矣。

    落款是骁。

    骁是大哥的名。

    许姜看看雕哥看看字条,越看它越眼熟。

    Ga0了半天是自家的信使。

    她哭笑不得。

    拎回两张野兔到山洞,把昨晚烧过得木头挑了根合适的开始在纸条背面划拉:

    阿姜至今无碍,爹爹娘亲不必担忧。不必来寻,阿姜自有主意。

    想了想又添上了句:此事与大哥无关。

    雕兄飞走后许姜又抱了堆草木回山洞生火。

    刚刚把火吹大一点,身后就传来一阵咳嗽。

    凌玉正坐在她昨天铺好的草席子上,温和的双眸看向这边。

    许姜赶紧走过去m0m0他额头:“醒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凌玉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感觉还好,你呢?”

    “我没什么事。”许姜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后脑勺“谢谢昨天你救我。”

    许姜昨天给凌玉处理伤口的时候看到了,不止是几道刀伤和箭伤,还有后背大片被各种树枝刮破的痕迹。

    成片的。

    甚至昨晚脱下的他的外衫上都挂着几枝不同类的树枝。

    凌玉落下来的那一刹那是想用自己垫着她啊。

    这情谊!

    许姜拍拍凌玉的肩膀:“以后你就是本公子的人了,罩你!”

    凌玉笑了笑,没说话。

    温雅面皮上皱起一道刚刚结痂的划痕。

    许姜眼皮一跳。

    得意忘形,一时忘了这是个爷了。

    许姜讪笑收回胳膊:“刚刚捡了两只蠢兔子,等我烤一下啊。”

    凌玉还是笑:“能帮你什么忙吗?”

    “啊不用了不用了,没什么好帮的。”许姜小声嘀咕,她哪敢啊。

    凌玉这时已经到了她身旁:“我来帮你生火吧。”

    许姜:“好。”

    “……”

    正所谓一个谎言需要用千千万万个去填补。

    为了不让凌玉发现雕爪抓过的痕迹,许姜可谓磨没了X子。

    用树枝穿过野兔,还要再沿着爪痕撕开皮r0U,还要再美言这样烤的更好吃。

    许姜:我好难啊。

    凌玉内心: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糟心。

    两人各怀鬼胎,一直到吃完瞪着眼愣是没说一句话。

    “这两日咱们在暗,他们在明,今晚就得换地方。”

    “好。”凌玉倒是没什么意见。

    结果在半道上又遇到了一群黑衣人。

    “……”

    许姜嘴角cH0UcH0U,看身T靠在自己身上的那位爷。

    凌玉环视一周后低头凑近许姜的耳边:“是付宁付大人的人。”

    付宁?不认识这号人啊。

    “冲你来的吧?”

    凌玉笑了笑,没反驳。

    许姜紧了紧揽住他的臂,借机依靠在他身上:“跑的出去咱俩也算是生Si之交了。等下从后面跑,交给你了。”

    凌玉好似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含笑与黑衣领头人嘴上你来我回,宗旨就是不动手。

    舌战群儒,就是NB。

    许姜沉默缩在凌玉身侧,暗自看了看来的人数,十几个,不算很多,一只胳膊借着凌玉的身子遮住悄悄缩进衣袖里,捏住一小袋粉末。

    这是原主临离开药谷时无意塞进自己袖子里的,谁料遇上这种事。

    粉末名叫抑运三元粉,是原主闲来无事制造出来的一个J肋的药粉。这药会短时间使人四肢僵直,运动困难,此乃“抑运”;此外,还会长时间令人脸部肌r0U失控,形成一个诡异的痴呆哭脸、笑容或是恐惧,此乃“三元”。

    许姜瞅瞅四周渐渐靠近的黑衣人,找准时机,低吼一声:“凝息。”

    顺风把粉末一扬,再回头抓着凌玉、踏着他刚打趴的几人就跑。

    许姜扶着伤还没好凌玉颇有些费劲。

    凌玉似是不经意间回头一瞥。

    许姜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自己吓了一激灵。

    一群黑衣僵尸个个抓耳挠腮,黑sE面巾被扯下来,面容上各带着血痕。关键是他们还不放弃追杀这俩家伙,直手直脚跌跌撞撞像二人走来,有甚者已经开始双脚跳了。

    ……

    望着两人身影最后消失的位置,黑衣领头人带着诡异笑容喃喃:“殿下……”

    夜晚,山洞。

    凌玉背对许姜生火。

    许姜凝神,思索。

    说实话,跟着皇帝去皇g0ng对做任务是个好选择。有权有钱有势,做什么都事半功倍。

    但这心里很不舒服。

    原因无他,这皇帝生得清秀纯情,后g0ng嫔妃倒是不少。皇后、淑妃、德妃、贤妃、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等等一个不少,这还只是妃嫔,还有不少世妇和御妻。

    一夜七次金枪不倒,b不过b不过。

    许姜看到小白给她罗列的人物关系图的时候简直都惊呆了。

    这皇帝别的不行,把臣子家眷撸到皇g0ng里当嫔妃倒是玩的很顺溜。只要朝堂上臣子有妹妹nV儿的全都进了后g0ng。

    等等,如此说来自己若是被知晓了身份岂不是自身难保。

    不能成为皇帝的nV人,但还想要皇帝的权力。

    怎么想自己都是个渣nV。

    晃晃脑袋,先探探情况。

    “凌公子……”

    那边的凌玉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冷不丁被许姜的声音打断,他回身,掩去眼底的寒霜,一幅言笑晏晏的模样。

    “何事?”

    “凌公子,其实,”许姜面sE桃红,给凌玉行了个礼,这才期期艾艾“其实奴家是小nV子,名唤阿姜。”

    凌玉平日里习惯了她男子一般的作风,现在看她小nV儿的娇态,不由站在愣那里了一下,旋即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这我早已知道。”

    许姜抬眼偷看他,见他笑的温柔,又沈腰潘鬓,脸sE又红了几分,声音细细小小软糯。

    “阿姜虽未及笄,但这几日相处早已倾心于公子。”

    “若是、若是公子不嫌,我便,以身相许如何?”说到最后整张脸跟地面平行,红到滴血。

    话音刚落,许姜感觉一只凉凉的手指覆上自己的嘴角。

    凌玉摩挲着红润可Ai的嘴巴:“可别说傻话,阿姜如此明YAn动人,我怎会嫌弃?”

    他叹了一口气:“应当问你是否会嫌弃我,我家中已有妻妾,你可会厌烦?”

    许姜想了一下,还是一副羞答答的样子,不过却紧紧抓住他的手:“不会,只要有你就好。”

    凌玉轻笑一声,眼神认真:“我能吻你吗?”

    “什……什么?”许姜瞪大了眼,绞着衣摆“这……这太快了点吧……我还没准备好。”

    ……

    睡觉之前,许姜问小白御林军什么时候会来,得到的答案是明早。

    明早……许姜叹了口气,为了任务她不得不扮一次白莲花了。

    第二日早。

    “阿姜……阿姜……”

    似乎有人在喊她……

    睁眼,面前是凌玉如玉般的面容,他的墨黑长发因着他俯身的动作散开,一些落在许姜的耳边,无意挠的她浑身一颤。

    “怎么了凌……”许姜撑起身子,看山洞口整齐的御林军咽了后半句话,茫然道“这是……?”

    凌玉看她完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蹲下跟她平视:“那些人是御林军。其实朕也有些欺瞒你的事情。朕不叫凌玉,朕是当今圣上,姓喻,单名一个凌。”

    许姜巴掌大的小脸上早已一片灰白,眼神直愣,满是不可置信与绝望。

    她噗通一声翻身跪下,连连用力磕头:“参见皇上,奴婢……奴婢昨晚冲撞了圣T……奴婢不知……恳求饶奴婢一马……奴婢痴心妄想……奴婢……”

    喻凌顿了一下的功夫,地面上竟是已经磕出了血迹,他急忙拉起许姜:“阿姜你这是做什么?”

    许姜却不肯抬头看他,低头抹泪:“奴婢……配不上皇上。”

    喻凌掰开她的双手,看她一张带着血迹的小花猫般的脸:“昨晚不是还说要跟我回去吗,我带你回去成亲。”

    结果许姜又是一阵梨花带雨,一面哭喊着“奴婢不配”一面又下意识揪着喻凌的衣袖,满脸不舍。

    哭得一用力连额角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血迹更是顺着少nV娇nEnG的脸庞一路流下。

    凌乱又凄美。

    “别哭,先给你包扎好额头。”

    包好之后,喻凌退了一步,和许姜约定好了,等许姜适应适应,及笄后再娶她。

    回g0ng不到两个月,全后g0ng都知晓皇帝身边有一妙龄少nV,虽无名分,但吃穿用度上b妃还好不少,皇后也不得不让她三分。

    许姜闲的没事g,整日吃吃喝喝,跟g0ngnV们聊点八卦啥的,正事不g一点,偏偏皇上还宠极了她。

    又是一日,许姜带着自家g0ngnV去了御花园的凉亭里,四周茂林修竹,清流急湍,映带左右,好不凉爽。

    正是好闹的年纪,说说笑笑,吃着瓜果,说到兴头上竟开始八卦起皇室辛秘。

    小冰四处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道:“阿姜你知不知道我原本是太后g0ng里的婢子?”

    一直听她们说笑的许姜一愣,没想到会点自己的名,继续吃着葡萄:“知道啊,第一次见面不是给我介绍了?”

    “我跟你们说啊,当今皇后娘娘就是太后娘娘!”小冰又压低了一层声音放出了个炸弹。

    “我的妈,以前我听一些老g0ng人私下讨论当今太子殿下是当今圣上还是太上皇的儿子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真有这层关系。”小欢也cHa一嘴。

    “应该是太上皇的儿子。当初我伺候太后娘娘生下小太子的时候离皇上登基才六个月,人家不都说是怀胎十月吗,六个月啧啧啧。”小冰满脸感慨“等我伺候完太后之后就被调走了,还被勒令不准传出一丝一毫的闲言碎语。”

    “唉,乱啊。”许姜感慨一句。

    “哪里乱,阿姜?”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